长风谢知月

欲顾九州青然。
我妹@谢谧初 。

小谢喊我来做题。

@成谧 小谢喊我来做题。

01. 筆名(如果可以的話,請簡述他的由來)

  顾青州。
  
  这个其实就是欲顾九州青然的缩写。
  算是一个念想吧,不过有鉴于我又宅又懒,估计是有生之年了。
  其实起这样一个名字只是为了附庸风雅假装很有追求hhh。

02. 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從事寫作的呢?在那之後,引發你「想繼續寫下去」的動機是什麼?

  写同人大概是从一五年还是一四年开始的,记不清了。
  大概是闲得无聊了,那时候又特别喜欢看小说,看多了之后就……有时候会有一些自己的小脑洞嘛,于是就试着写一写。
  有人看和交流的话就会觉得很开心,还挺有成就感的,对不起我就是这么肤浅的人。
  

03. 覺得自己的文風是什麼樣子的?其它人又有什麼看法?

  啊,文风这种东西吧,我感嚼我没啥文风啊,就是矫情叙事流水账。
  看法这个见仁见智的,有的感觉还阔以,有的就感觉太飘了,落不到实处。
  

04. 早期的文風和現在的風格落差大嗎?請簡述之間的差別。(不論是結構、文字敘述、故事走向、常寫的題材等)

  现在和早起的比起来,大概修辞用句有好一点,其余好像没啥进步。
  

05. 喜歡的風格(不論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麼樣子?

  喜欢的风格很多哇!
  喜欢起点九鱼大大的西幻风,喜欢晋江地狱画师的那种古风,喜欢起点沁纸花青那种带着话剧般的张力的半文言,喜欢晋江芙娅的那种吐槽风……对不我太过分了hhh。
  但是好看的故事我都喜欢啦。
  不过除了攻略类型的文,不喜欢感情描写。

  
06. 覺得自己最擅長寫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長什麼的話,想想在寫什麼的時候感覺鍵盤/ 筆桿要爆炸了)

  擅长个人独白的描写?其实就是无病呻吟hhh。
  其实并不擅长什么。
  

07. 最不擅長寫的又是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長什麼的話,想想在寫什麼的時候總是遇到瓶頸?

  很多都不擅长啊。
  什么都是瓶颈呜呜呜。
  大场面啊场景描写啊智力交锋啊人物交流啊对不起我什么都不会嘤嘤嘤。
  
  

08. 你寫一篇小說/ 文章需要多少時間?

  这个随机的,没灵感的时候一个小时写不出两百字,有灵感的时候一小时一千多。
  
  

09. 在開始動筆之前會花多少時間準備呢?

  酝酿情绪理清路线半小时吧。
  

10. 在創作的時候有什麼特別習慣嗎?它有沒有造成你的困擾?

  我喜欢在安静的环境,一个人的夜晚或者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小角落,带着耳机,隔绝噪音,可能听歌,这样的情况下开始写。
  困扰有吧,这样的个人时间并不多。

  
  
11. 是手寫派還是打字派?創作時使用的工具是?(慣用的筆記本、筆、程序等)

  手机码字,比较习惯这个。

  
12. 有寫草稿的習慣嗎?草稿跟正式稿的風格有落差嗎?

  不方便玩手机的时候会手记一些梗,一般是几句话的事。
  
  

13. 喜歡寫什麼樣的題材?

  偏古风的吧。
  有段时间喜欢论坛体。
  
  

14. 最喜歡的文字創作者(不論是自創、同人寫手或職業作家)是誰?他們有影響到你的文風嗎?

  我上面第五题写过了。
  有一些影响,但是没啥用,真的不会写那些风格。
  

15. 你有夢想過你能當上作家,或者能從事相關的職業嗎?

  梦想有啊,但是也只是梦里想想而已。
  其实很少这样想。
  不过家里蹲的职业我喜欢。
  

16. 在文字創作上有什麼特別的經驗或回憶呢?

  回忆……我挖了好多坑但是没填算不算。
  哈哈哈曾经在贴吧玩的时候有人写文催更我,我记得朋友们一连串的问我,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hhh对不起,拉你们下坑还感觉美滋滋。
  

17. 那麼,你喜歡寫小說這件事嗎?或者說你對它的熱衷程度如何?

  喜欢的。
  感觉是件挺有趣的事。
  会坚持到我不喜欢为止。
  

18. 從一開始到現在,覺得自己寫過最喜歡的文章是?請節錄一個片段。(不論自創、同人、學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歡的也可以都放上)
  
  我写过的?
  啊,这个好困难。
  感觉没有。
  不写了。

19. 喜歡自己現在的文風嗎?希望自己的風格有什麼樣的改變?

  海星吧。
  希望以后剧情能写通顺点,遣词造句能好点,对节奏能有点把握,能写长篇就好了,我一辈子的愿望。

20. 最後,請你點五位有在寫作的朋友填寫這份問卷。

@旌于  来吧我的一瓻小宝贝! @流景教主  教主是小号,不知道能不能看到。 @江鸟逾白 逾白你还活着吗? @墨笑璇 璇璇小宝贝快来! @风衢 给可爱的风衢,不知道你现在还玩不玩这个hhh。

跟风一下哇●v●

妖喵皇:

跟風來,零評刪(┌・。・)┌如此道系

风雪塞北:

想知道!!呜呜憋让我零评鸭

竹染轩阴:

跟风 渴望知道

[华云]我妹今天黑我了吗?(七)

  ·一些这样那样的事情,速写,不修。
  ·还债进度:14/118。
  ·实名举报我妹 @谢止梧
  ·小学生文笔,bug,ooc在我。
  
  
  
  
  
  
  
  其实前面说的那件小号试探的事就是我写这篇东西的初衷,既然写到了,那么也该完结了,但是我仔细想了想,等等,这个辣鸡小谢黑我的事情哪里只有这么一件。
  所以我又来更新了。
  顺便凑一下还债数,太惨了。
  我觉得我三年里能写完就很厉害了,到时候找小谢给我写赞颂我的坚持的文。
  
  那就继续说吧。
  
  她前些天删了楚留香。
  当然我不是说她删了香帅。
  开个玩笑。
  她决定退出这个江湖。
  我想了想她这段时间的事情,觉得还挺乐见其成的,离开了也好。
  无非是这个江湖里我再也见不到她。
  见不到就见不到吧,我也不执着。
  
  结果没过多久,她居然又回来了。
  这个不争气的东西。
  但是她站在我面前,笑的一如当初温和柔软,说,我想过了,我虽然是因为他踏进这个江湖,但是我还有你,我还有师兄,我还有小师父,我不想因为他放弃你们。
  我舍不得你们,舍不得这个江湖。
  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只好说,你开心就好。
  
  我知道,她也是第一次玩这样的游戏,难免有些投入。
  那便随她吧,无论如何,我总是在的。
  
  有时候我们也会喝茶谈心。
  她跟我说,有时候我也觉得挺奇妙的。
  我问,怎么呢?
  她说,你看,最开始的时候你一天到晚撩人,每次我去汤池见你,你怀里都抱着不一样的人,现在你有了道长,倒是再也不风流了。
  我道,还有呢?
  她道,再看我,我当初是什么样你知道的,纯情成那样,结果现在天天在世界上求情缘。
  我说,有吗?
  她说,我真怕哪天我也会变成那种欺骗人感情的人渣。
  然后我看着她,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我当然知道她当初是什么样子。
  那么一个良善又认真的小姑娘,待人真诚极了。
  我有点想说她现在当然还和以前一样招人喜欢,但是这又好像不是她想听的话。
  有风吹过庭前落花,以至于我听不见我当时说了什么。
  
  我是不是没说她是怎么黑我的。
  那就挑个最近的吧。
  最近的中秋活动不是有个明月寄情的小游戏吗?
  她给我和道长寄了月饼。
  月饼里面写着温知月是受。
  后来她又给我寄月饼。
  里面写着傻哥哥。
  
  我要这妹妹有何用。
  
  前几天我和她打招呼,结果她张口就是拉小谢。
  我愣了一下,也没多问,便拉了她来汤池。
  她换了活动出的新衣服。
  难得的在汤池和大家打招呼,然后聊天。
  我觉得有点不习惯,我还是习惯她一身蓝白的样子,像这云梦层层叠叠的水一样看起来温柔和软且美好。
  我抱她在怀里这么说。
  她换了身衣服,然后问我,我好久没穿了,是这件吗?
  我说,是啊,真好看。
  
  我在那一刻突然察觉到了流年逝去的讯息。
  像是春花从枝头跌落,林叶泛黄随风渐远,覆盖在屋檐上的积雪融化成水流从檐角洒落。
  漫长而短暂的时光。

[华云]我妹今天黑我了吗?(六)

  ·一些这样那样的事情,速写,不修。
  ·还债进度:13/118。
  ·实名举报我妹 @谢止梧
  ·小学生文笔,bug,ooc在我。
  
  
  
  
  
  
  
  
  他们为什么不坦坦荡荡地,理直气壮地,好的坏的东西,全部都摊开了说出来。
  为什么不直截了当的说出来。
  而是把这些东西都藏在幕后,让自己风光霁月地站在台前。
  只剩她被蒙在鼓里,做着有情缘有朋友的美梦。
  一点点越陷越深,然后突然有一天,被人釜底抽薪,噩梦来临。
  
  她是为他入的这个江湖。
  事到如今我也只能说出这种话。
  
  我并不是指她为他做了那么多,期望以此为理由理直气壮地要求对面予以同样的回应。
  我不是,她也不是。
  我只是阐述一个事实。
  
  这个世界上,最伤人的事情就是隐瞒与欺骗。
  但我们满心以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平台,网络太过有趣,这让我们太过沉浸其中,以至于忘记了网络的对面所存在的,并不仅仅只是志同道合的同伴,而是与这现实里的任何一个人一样,卑劣残忍与善良自尊并存的一个人。
  并不全是好的,并不全是坏的,但这已足够使那个美好的形象碎裂。
  是这样啊,然后发出这样的感慨。
  
  ……
  
  转回那天我们的聊天吧。
  
  他说他在这个游戏里不找情缘,只有师徒和亲友。
  然后问我,你认识我?
  我想了想,报了个名字,方榭榭。
  那是他的一个小号。
  他好像很疑惑,你知道方榭榭?那你还叫我师兄。
  我道,因为我现在是一个暗香。
  
  他像是被我烦的狠了,特别挫败的问我,我被你打败了,你到底是谁啊?你不会是我哥吧?!
  我上一秒还在想这个脾气真是和软,被人这烦都没生气,下一秒就被这个我哥惊到了。
  我目光游离了一下,风轻云淡道,那个华山?
  他也一惊,你认识我哥?等等!
  他沉默了一下,而后飞快道,你不会是他撩过的哪个道长吧?
  又道,大佬,我是无辜的,我是清白的,别因为他a了就把帐算在我头上啊!
  我:……你怎么会这么想。
  他:所以你到底是谁啊。
  
  我要这样的妹妹还有什么用,更何况他现在还是个糙汉子,连香香软软的妹子外表都没有了。
  
  我:你平日里就是这么黑我的吗?我心好痛啊。
  他:你就是温知月那货吧!果然一试就被我试出来了!
  我:你居然黑我!
  他:那是激将法!
  
  然后他问我,哥你又惹了什么事准备跑路了?
  我说没,大号想蹲个回归了,就把这个号捡起来了。
  
  ……说起这个,我就想起他曾经跟我说过的一件事。
  那是我在汤池混的风生水起如日中天醉生梦死的时候,他在拼命搞修为,后来他跟我说,他努力搞修为的一个原因,就是为了在我因为乱撩人的原因被人追杀了的时候可以保护我。
  然后他告诉我,今晚我和师父去汤池观摩你怎么撩人的,放心吧,等你出事了我和师父一起保护你。
  
  ……我当时就感动的不行。
  送了她一个字,滚。
  
  写到一半想起河图的三世,然后翻看网易云找出来听。
  我真喜欢这首歌的歌词。
  
  所有悲欢离合,最后都不过付与说书人。

[华云]我妹今天黑我了吗?(五)

  ·一些这样那样的事情,速写,不修。
  ·还债进度:12/118。
  ·实名举报我妹 @谢止梧
  ·小学生文笔,bug,ooc在我。
  
  
  
  
  
  
  
  
  为什么这个智障的东西又更新了。
  
  沧海快现世的前些天,我玩起了暗香的小号。
  出于一些小心思,我装模作样地去加了暗香成男的好友,进行了一些对话,但是说着说着,我突然觉得不对劲。
  
  我装作新入门的暗香弟子,懵懵懂懂问他一些问题,他也好脾气地一一应答。
  记得那天时间太晚,茶馆关门了,她又带我去打盗墓贼。
  我故作天真地问他,是不是每个暗香师兄被找上的时候都会这么好心的带人啊?
  他却在交代完需要注意的事情后问我,最后,你不是谁的小号吧?怎么会找上我?
  我笑笑,然后调转话题,我有一个问题,师兄有情缘了吗?
  鬼知道我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可能是为了逗他。
  
  他说,你到底是谁啊?
  我说,你先告诉我,我再决定我说不说。
    他问,你认识我?
  我说,嗯 以前见过。
  他说,我在游戏里不找情缘的,只有师徒和亲友。
  这样啊,我说,我想。
  
  骗子。
  不知道是谁在骗谁,不知道谁在被骗。
  但是喊骗子就对了。
  
  她喜欢他。
  但是不能说。
  嘘,不能说。
  因为有人会听到。
  
  有时候我都觉得这个关系畸形。
  太多能说清的事情不说请,每个人心里都藏着真相,然后怀抱着真相弄虚作假,假装无事发生。
  
  我站在岸边,看她在河里蹦跶。
  只有在跃出水面的时候才能呼吸到一口新鲜的空气,然后一个大浪迎面打过来,她在水里甚至站不稳身形。
  但我没办法,有鉴于我也不会水。
  但我也没办法,有鉴于她爱极了那一尾鱼。
  
  有一晚我去找她,她趴伏在鸡鸣寺的地面上,蓝白衣裙包裹着她,像一块化掉的冰,像一摊即将蒸发的水。
  亏我还换了新衣服去见她,她这样的心态,根本没法欣赏我的帅气。
  这样想着,我上前点了救助。
  
  她说着这样的日子真是没意思这样的话。
  我当时并不了解,我当时没想太多。
  我只以为那是一种心累的疲倦,这样敷衍的概括。
  我不知道她知道了些什么。
  我甚至不知道她哭过。
  
  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只在为她喊我哥哥而沾沾自喜。
  
  直到很久以后的现在,我拼凑出了发生过什么事情,我也无法想象,她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度过了这么久的时间。
  
  她喊我哥哥,说自己难受,她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发来消息。
  而我除了倾听,除了倒一些鸡汤,我什么都做不了。
  
  原来这么久的时间过去,我还是那个碌碌无为一无是处的华山。
  我恍然反应过来。
  却发现这样的感慨并没有什么用处。
  我还是什么也做不了。
  于是只能发出无用者的声音。
  
  我有时候会恨他,恨他。
  就像我说过的那样。
  隐瞒没意思。
  欺骗没意思。
  为隐瞒而出现的欺骗更是没意思。
  为此挂上好看的外壳,取一个好听的名字。
  就能掩盖这是一种伤害?
  
  那是一个善良的孩子,从背后刺来的一刀,大概是她一辈子都不会想到的事。

【华武】我见明月(上)

  ·迟来的中秋(贺?)。
  ·速写,不修。
  ·本来想写华山弟子见闻录的,然后武当道长突然就出场了。
  ·我本来想深沉讲一下物是人非世事无常的,道长出现之后我就放弃了,这大概是一篇搞笑文。
  ·还债进度:11/118。
  ·小学生文笔,bug,ooc在我。
  
  
  
  
  
  
  
  
  
  华山弟子拾起长剑,在手上掂了掂,似是在感受它的重量,但这本就是伴他多年的剑——从他下山的那日,从师兄手里接过起。
  于是这一举动便显得有些莫名其妙。
  他却不觉得。
  而后提起搁在一旁的糕点和酒坛,走出客栈。
  
  再过三日便是中秋,他想往华山回转一趟,因而准备了这些手信,并不十分贵重,也是一份心意,他犹记得小的时候,每当他拿到外出游历的师兄给他带回的月饼时内心雀跃的情绪。
  那时他便在想,等到他下山游历的时候,也要给留在上山的他们带些什么回去。
  华山虽然是一大派,却总起波澜,门内弟子的生活并不富裕,甚至显得拮据,少有能吃到这些零嘴的时候,便总是盼着那些游历的师兄师姐们早些回来,等着他们或多或少的手信。
  
  他为这童稚想法笑了笑,觉得好笑,心下却愈发柔软。
  他低垂着眉眼时十分好看。
  不,怎么说呢,他好看的不像一个华山弟子。
  武当弟子心想。
  
  在武当长大的人或多或少都会对华山的人有些偏见。
  这点武当弟子并不否认。
  但是对面这个华山弟子不一样。
  武当弟子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甚至以为是看错了。
  他也是第一次下山,时常听师兄们说华山如何如何,看武当弟子甚至觉得华山弟子不像华山弟子,便可知师兄们的教导如何成功了。
  武当弟子觉得,那应该也是华山弟子第一次下山。
  
  武当弟子第一次看到华山弟子的时候,华山弟子对面站着十几个拦路的山贼,山贼们个个扛着大刀,对着华山弟子气势汹汹,而华山弟子温声安慰着一身蓝白长裙的小姑娘,眉眼柔和的样子像是一场春风。
  武当弟子当时就觉得,这样的人不像是华山的,倒像是江南烟雨里走出的公子。
  华山常年风雪不断,那里的人应该也是像风雪一般锋芒毕露,带着一片寒凉意味,或许还有雪下青松的坚韧,枝头红梅的傲骨。
  而这个人呢,带着一种江南细雨的朦胧,他脸上有笑,不是浪子的笑,不是豪侠的笑,显得细而轻,像是月光在湖面落下粼粼波光,极为温柔。
  华山弟子将外出采药的云梦弟子护在身后,而后一脸平静地问对面那些山贼,仿佛对那些闪着寒光大刀视若无睹,他仍是客客气气地问:“可否请诸位行个方便,我与舍妹要去山那边的镇里。”
  山贼头领似是也为这样的好态度茫然了一下,气焰却愈发嚣张:“想的倒美,快把你们的钱都交出来!”
  武当弟子想,他不是认不出华山弟子身上的衣服,该是想着自己人多势众,这华山弟子一看就是刚下山的,人生地不熟,很多人情世故也不懂,怎会是他们的对手。
  站在后面的云梦弟子面寒如霜,握着提灯的手紧到骨节泛白,冷声道:“你们别太欺人太甚!”
  这话使得对面的山贼们哄笑出声,大概是听多了这样的话,有人出声反问:“便是欺人太甚了,你待如何?”
  “你们!”
  云梦弟子想要进一步上前,又被华山弟子反手拦下,语气仍是和缓:“诸位真要如此吗?”
  武当弟子眼睁睁看到,这华山弟子的眉宇之间还藏着一丝悲悯。
  他当时就在想,这一届的华山弟子怎么了。
  于是在他自己反应过来之前,他就已经飞身落在了华山弟子身前,并指御剑,剑光飞旋,凛凛寒光被他握在手中,剑光斜指,他沉声道:“小华山,往后去。”
  当时武当弟子就觉得自己简直帅得不得了。
  他猜想这个华山弟子也被他如松鹤的凛然仙姿震惊了,不然不会愣在原地,他看到那张漂亮的脸茫然的一瞬,便又沉声重复一遍:“小华山,往后去。”
  他看见华山弟子听话地护着云梦弟子往后退了几步,然后他俩一起抬眼看着他。
  武当弟子在那一刻觉得这就是武当雄起的时刻,他手持长剑威风凛凛,话语一出惊涛骇浪,他一字一顿道:“束手就擒吧!”
  提剑就上。
  
  事后武当弟子在镇里的衙门前正气凛然,在一片混乱的背景里显得那么出众,他道:“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我辈自该如此。”
  然后他挥挥手拒绝了县令给的赏金,风轻云淡道:“还是用来做一些更必要的事情吧。”
  在众人面前刷够了仙气值,他脱离众人来到华山弟子和云梦弟子面前,道:“不知两位可有不适?”
  他自认十分的友好,果然见那华山弟子愈发温润的神情,华山弟子笑道:“无事,多谢这位道长拔刀相助。”
  云梦弟子同样笑容柔软:“正是如此,多谢。”
  于是道长在两张笑脸里深藏功与名,转身而去,留下仙风道骨的背影供人远望。
  
  这是武当弟子第二次见到华山弟子。
  华山弟子提着包裹和酒坛,像是要探亲访友,武当弟子回想了一下,发现是中秋要到了。
  他有听闻华山弟子们生活拮据的事,见华山弟子在如此情况下仍为亲友购买礼物,便觉得这个华山弟子果然与师兄们口中的不同,显得极为善良体贴。
  于是他上前就与华山弟子打了招呼:“我们又见面了。”
  
  华山弟子抬眼一顿,而后也露出笑容:“又见面了,道长。”
  得到回应的武当弟子一笑,问道:“怎不见令妹与你一道?”
  华山弟子也笑了笑,轻声道:“说来也是我的不是,没有与道长讲清楚,那位姑娘并不是家妹,只是……”
  武当弟子想到那时的场面,十分理解地一点头:“原来如此。”

欢迎回来(•‾︶‾•)y

阿谧:

“多谢残灯不嫌客,孤舟一夜许相依。” @风雪塞北
我想让你们身边站着的是阿谧,而不是另一个素未相识的人。

跟风填一下表格

现在我每天捡垃圾给小侯爷投票
才刚过第五章,不太知道后面的剧情

主吃小侯爷,辅吃师兄和无归
无情现在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戳到我(听说他会中药?)
顾惜朝,我老是感觉他有老婆
而且会黑化

很久没写言情,现在在努力

[你x燕无归]日暮归途

  ·听说燕无归是我哥?
  ·你x燕无归。
  ·我试图想写糖来着。
  ·还债进度:10/118。
  ·非酋群还债进度1/1。
  ·小学生文笔,bug,ooc在我。
  
  
  
  
  
  
  那是秋天的时候。
  燕无归带了你去了一个新的地方。
  你知道的,他总能找到那些尽显自然之美的所在。
  
  你想起小说里电视里曾经看到的那些剧情,骑马之后大腿磨出泡的那种,选择了侧坐在马背上。
  燕无归总能和动物们搞好关系,所以你惬意地坐在上面,不必担心自己会摔下去。
  微凉的风从身侧穿过,你顶着燕无归递给你的帷帽,微眯起眼,从他牵着缰绳的手,看到他一头利落的白发。
  你知道了他的名字,便不再喊他闷木头,但多少还是有些别扭,你也不知道为何,在他面前,总是显得娇气很多。
  面对方应看顾惜朝你可以侃侃而谈,面对叶问舟无情你可以温婉可人,唯独在面对燕无归的时候,你却忍不住想要对他耍些小脾气。
  
  “喂,燕无归,还有多远啊?”你笑着问他。
  看见他扭过头,一派平静无波的神情,看着你温声道:“没多远了。”
  若是叶问舟在这里,听见这话肯定会问你是不是等的无聊了,若是方应看在这里,便会说这点路程你就受不了了?若是无情顾惜朝在这里,便会说让你再忍耐片刻。
  唯独这个燕无归,好似察觉不到这些小女儿的心思,回答得平板直述。
  但你转念一想,又觉得何必比较呢,反正他燕无归就是这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然而说来也奇怪,明明最开始的时候还是一副冷面杀手的样子出现在你面前,若不是叶问舟出现,你还不知道会被弄到哪里去,再出现的时候居然就开始保护你。
  还有那个哨子,你抬手附上胸口,还能感觉到衣衫下哨子的轮廓。
  你想了想,又看向燕无归,回答过问题后,他已经将头扭了回去,继续带路。
  你突然发现,其实他这个人长得还不错。
  并不是以往没有过这样的想法,只是这一刻你的内心突然被这个想法充满了。
  你开始仔细打量他,从上到下,从挺直的的脊背,到劲瘦的腰肢,从微翘的臀部,到修长的双腿,再到被靴子盖住的脚踝。
  可能你的视线有些太过强烈,燕无归警觉地回过头,看到是你的时候露出茫然的神色,你微微一笑,不说话,他便不再过问,回过头去。
  
  那是一片枫林。
  如火如荼的枫叶染红了天空,你仰头看着,心下称奇。
  旁边落下一道影子,慢慢走近你,你知道那是燕无归。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路过看到的。”
  
  你扯着他的衣角往下拉了拉,他看了你一眼,便顺着你的力道坐在了你旁边,与你一起仰起头。
  
  “燕无归。”你喊他的名字。
  他嗯了一声,等着你接下来的话。
  你想了想,问他:“你怎么看我呢?”
  孤男寡女,良辰美景,这话其实就有些明显了。
  但他好像完全没发现,一板一眼地回答:“你是个好姑娘。”
  然后就没有后话了。
  你看着他,只好又问:“还有呢?”
  他转头看向你,许久后,认认真真地道:“我会一直保护你,只要我还在,就没有人可以伤到你。”
  他很少见的会说出这么多话,你心满意足地低下头,觉得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天色渐晚,你在他膝上蹭了蹭,不情愿地坐正身体,又握上他的手,顺着他施与的力道站起身来。
  他要引你上马,你却不愿意,然后趁他不备,跳到他背上。
  “你背着我回去。”
  其实你知道,趁他不备也只是你想想的东西,说到底,也只是仗着他护着你。
  但是有这不就够了?
  你趴在他肩头无声地笑,果然听到他回答你。
  “好。”
  
  你们在街上吃过晚饭,然后他送你回神侯府。
  你推开房间的门,回头见他转身就要走,忙喊住他。
  见他回身,就慢慢凑近他。
  显而易见的,他有些疑惑,不知道你想要干什么,但本着对你的信任,没有动作。
  然后你踮起脚尖,吻住他。
  
  你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但是你可以看出来,他很震惊,又有些不知所措。
  你勾唇笑笑,揽住了他的脖子。
  他很快从那种不知所措里回过神,然后以一种缓慢但坚定的举动推开你。
  你懒得思考他为什么没有猛的推开你,而是以这样一种你不容易受伤的动作,你只觉得,你被拒绝了。
  在下午那样真诚的告白之后,不到几个时辰的现在,你就被拒绝了。
  你觉得不能理解。
  你强自忍耐,用一种克制情绪后的冷静语气问他:“燕无归你什么意思?”
  他好像更加不知所措了,而你只想冷笑。
  “你……”他迟疑着开口。
  你难得见到他这样的时候,因为他好像一直都非常坚定的样子。
  “你不是喜欢我吗?”
  这话可能有些露骨,但你不觉得你的感觉有出错。
  “我……”他好像更震惊了。
  
  看到他这样的反应,你觉得自己仿佛在自作多情。
  你转过身,注视着一片黑暗的房间。
  “若是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要保护我,为什么会说,只要我吹响这个哨子你就会出现。”
  你抬手,将哨子从颈上取下,转头看他,一点点向他逼近。
  “你下午的时候为什么要那么回答我,为什么?”
  
  他好像在瞒着什么,你不知道。
  你看见他喉结滚动,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转身便飞走了。
  
  你觉得有什么滚烫的东西模糊了视线,随后划过脸颊。
  你将哨子远远地甩出去,连带着一腔情丝。
  恶狠狠地道:“燕无归你混蛋!”